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477333.com >

这部豆瓣评分84的电影戳中了多少父亲的痛处

发布日期:2019-10-20 16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自己房间里抱着枕头哭的夜晚,就是我们学会委曲求全,学会察言观色,学会压抑自己,学会突然长大的,一夜,又一夜……

  那一刻,你发现自己不仅不被理解,还不能有所反抗,唯一能做的就是把“懂事”两个字嚼碎,吞进肚里。这种感觉,好像现在回想起来,都能感受得到。

  好无奈的成长啊!有时孩子心里有了圆形缺口,大人们为了填补,却二话不说拿着方形填补物往里塞……

  大人们会说:“我们想方设法,就是为了填补你心里的缺失,你不知道我们费了多大力气!你却在这里不知好歹!”

  不能发怒,不能抗拒,连默认都必须要以满足的态度默认,只有表现成这样,才能让这些大人们感受到孩子的“懂事了”,“听话了”,“长大了”。

  可笑啊,多少中国家长意识不到,他们有时用错误的方式对孩子表达的爱,无论有多无私,都和孩子们所需要的背道而驰。

  最近一部豆瓣评分8.4的高分电影《狗十三》,把孩子的这份无奈清清楚楚地摆在了大人们的面前,不知戳中了多少父亲的痛处。

  当他们从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孩子们是如何逐渐懂事的时候,才幡然醒悟:“我那么拼命地想给孩子的爱,原来在他们心中,还感受到了一份逼迫。”

  就像这部电影的主人公,一个父母离异的青春少女,一个父亲再婚有了同父异母弟弟的姐姐,一个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的孙女,一个除了英语一般学习非常不错的好学生,一个天文爱好者。

  父亲一来从桌上抄起一支笔,强行把兴趣小组从物理改成了英语,原因是要拿兴趣小组补一补英语这块短板,所以,“什么喜欢不喜欢的?”

  作为一个离了婚的父亲,虽然对孩子有所愧疚,但面对在孩子人生路上的每一个选择时,也习惯于用自己权衡利弊方式在选项上画上对勾。

  这是大人们“哄孩子开心就行了”的逻辑,孩子们眼中的不被尊重,等到的一般都不是道歉和解释,而是买个新玩具,不管尊不尊重,哄开心了就好。

  李玩突然感受到,小狗和她一样,是同样的孤独,同样的被抛弃,同样的没安全感,同样的被“命运”。

  那一刻她心软了,抱起了这只和她命运相似的小狗,放在了自己的枕边,小狗终于不呜呜叫了,而李玩和小狗汹涌而无奈的成长的故事,也从这一刻开始。

  爷爷,奶奶,六和一点红父亲,继母坐在客厅里等孩子回家,父亲告诉他:爷爷年纪大了,买菜的时候追不上爱因斯坦,就让它跑丢了。养狗耽误时间,耽误学习,咱不养了。

  双重心碎,其实小狗跟着爷爷去买菜跑丢了,她心中没有多少责怪,她责怪的是,家人对她喜欢的事物的态度,例如物理兴趣小组,例如小狗爱因斯坦。

  家里多了一条长相和爱因斯坦一样的狗,所有人都指着这条对着李玩撅着鼻子示威的狗说,“这就是爱因斯坦,爱因斯坦找到了。”

  但她环顾身边的每一个人,每一个人都在张着嘴告诉她:“这怎么不是爱因斯坦?”,“这就是爱因斯坦!”,“你咋能说不是呢?”

  李玩牵着这条被“指鹿为马”的小狗,准备将它逐出家门,用她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告诉这群荒唐的大人们:“即使是找不到爱因斯坦,我也不愿这样欺骗自己!”

  爷爷站出来了:“你还要作甚!”,爷爷象征着家庭的权威,孩子要服从于家庭,不管委不委屈,对与不对。

  李玩只好站住脚步,不冲撞这位每天都关心爱戴着她的爷爷,把所有委屈都憋进了肚子里,突然服从,懂事。

  但她怎么也想不通,不是换条狗就能叫爱因斯坦,这么简单的逻辑题,怎么在成人世界里怎么都说不清呢?

  家庭不能给她的了解、陪伴和爱,她只能在同龄人中找到。大人们不能完成的理解和沟通,她只能在自我放逐中化解。

  李玩彻底醒了一次,她意识到一味的任性只会伤害到自己爱的家人,对现实的反抗不能建立在亲人的痛苦上。

  但免不了父亲的一顿打骂,父亲扇在李玩脸上的巴掌所带来的痛,让她深深明白,现实生活不允许自己这样,她只能改变自己,只能向成人世界妥协。

  李玩躲进洗手间里,打开了淋雨喷头,用洒下水的声音掩盖自己的哭声,用温暖的热水假装拥抱着痛苦的自己。

  她蹲在那个小角落里,半个小时,那是一个成长,那是痛哭一场后的瞬间长大,那是面对所处生活的妥协,那是一个不一样的她。

  当我们是个孩子时,世界就是这样,自己的一切都是他人给的,我们无从选择,没有压力,也没有力量。

  和大多数父亲打了孩子之后所做的事情一样,他让女儿坐在自己的腿上,哄着她,向她道歉。为了弥补刚刚打骂孩子给孩子造成的心理缺口,他答应李玩,一定带她去看一次天文展。

  李玩似乎平静了很多,虽然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,但父亲告诉她的那天,她平静地接受着这一切。

  她走进“陌生”弟弟的生日会,眼前是平时最照顾她的爷爷、奶奶、爸爸,他们站在那里,围着弟弟,李玩有些不知所措,我眼前的这一切,好像就是……幸福?

  李玩前两天英语考试考了全年级第一,所以要代表学校去参加英语演讲比赛,周末的她要准备演讲稿,但这并不及弟弟的一句“我要去公园玩”重要。

  爸爸一边穿衣服一边走到了李玩的房间,还没等李玩要解释自己要准备英语演讲,爸爸先开了口:“快,一起去吧,别说啦,快走快走。”

  在大人们尴尬时,孩子总是无条件地理解说:“没事没事。”,不想把自己的失落感留给父亲,孩子就是这样。

  默默藏着对天文展览的一周期待,李玩安静地陪弟弟去了公园,即使是父亲突然告诉她还要去陪爸爸应酬时,她早就学会也熟练于安静接受了。

  她早已发现,不是爸爸这样,是整个成人世界都是这样,而自己一个人的力量,对抗不了整个世界,所以只能与这个世界融合。

  她突然能够理解,每个人都会委屈,每个人都陷入了自己的困局,每个中国家庭都存在局限,每个家庭成员都在妥协。

  因为它不像电影,像真实的生活。这些画面这在每个人的生活中,太过正常和平凡,我们发现,这正是我们所经历的家庭环境。

  但我们依旧要告诉孩子,我们一直不会变的共同点——无论我们的爱的方式如何,效率如何,我们都有爱对方的目标和熊熊欲望。

  我们都曾这样长大,当我们无力对抗规则时,我们记得那种接受暴力的感受,所以我们明白,要在我们长大之后,再去改变这样的规则。暴力不会继续,我们和你们的爱,会渐渐恰到好处。